佛山市文明网-侧栏

忠与孝的纠结

日期:2014-11-05   来源:佛山文明网   字体:摆大闭摆中闭摆小闭 摆打印][关闭]

 

  孙建国在海地维和时的情形。/叁水公安供图

“如果让你重新做11年前的那道人生选择题,你还会选择到叁水吗?”

孙建国略有深思地说:“如果人生能再来,我就不是现在的我了。”

2003年,孙建国从部队转业,他面前有两个选择:一是回老家内蒙古,二是到叁水做特警。他最终留在了叁水。

17年里,他从一个农村大男孩成为一名军人,一名身怀绝技、出生入死、屡立战功的特警英雄;但父母患病时,他无法侍奉床前,无法为妻儿挡风遮雨,留下满心的遗憾和愧疚。

人生没有如果。当电话响起,这个男人又把对妻儿的承诺抛诸脑后,飞奔突发现场。

忠与孝的纠结

“明年无论如何,我都要回两趟老家,那是我父母的三年祭。” 上周日,孙建国向记者透露明年的一个打算。说这话时,他顿了一下:“能尽孝千万不要错过,否则会很难受。”

在妻子张春宇看来,这是丈夫孙建国心里迈不过的坎。

2010年,孙建国的叁姐病重。“其实她希望我回去看看,或者带她去好一点的医院治疗。”孙建国说。

但他选择留在警队。“对他姐病重的事,孙建国在同事面前只是轻描淡写提及。”前上司李东晓回忆说,当时全局正在搞反恐演练,孙建国是特警中队唯一的指挥员。听闻他姐病重后,李东晓劝过他,但被婉拒了,“孙建国说:‘算了,搞完再说。’”

孙建国没想到永远错过见叁姐的最后一面。张春宇说:“其实他回去了也没用,但建国就是觉得自己没尽到弟弟的责任。”

叁姐过世后,孙建国把父母接到叁水。不料,母亲却查出肝癌,两位老人坚持回老家养病。同年,父亲也被诊断出肺癌。

李东晓说,那段时间孙建国没有向同事提及家里的事情,工作一切照常。只是大家发现,他每天给家人打电话的次数多了,打完后,总是一个人静静的落寞。

“他在单位是强打精神的。”妻子张春宇说,回到家的孙建国,耷拉着脑袋,无精打采,“很长一段时间,我不敢提起这件事,有时他开着车,眼泪就刷刷地流。”

孙建国说,其实他请了几次假回家,但每次逗留不过数日。回来后他只能打电话,“我从声音和语气去感觉他们的身体状况。”张春宇害怕丈夫扛不住,嘱咐家人有事直接打给她。直到父亲去世前,孙建国才赶到病床。

张春宇说,后来她不管怎么开导,丈夫始终认为自己没有尽孝。而孙建国自己也很纠结:“我也想回家啊,但谁家里没点事儿,一有事儿就让单位批长假,这个队伍还带啊?”

难以偿还的歉意

孙建国对妻子张春宇同样充满愧疚。父母患病期间,张春宇一个人带着两叁岁的儿子坐火车回家。他说,“如果不是她,我真的顶不住。”

张春宇是孙建国的初中同学,两人青梅竹马。2003年,孙建国决定转业来叁水,在内蒙古有稳定工作的张春宇选择追随当时还只是男朋友的孙建国。“我就觉得建国特别诚实、厚道。”张春宇说。

2003年底,张春宇说服家人来到三水。找了半年,她才找到啤酒厂的仓管工作。但没过多久,“男朋友”孙建国骑着摩托车跑来厂里,说要去海地维和。“当时我脑子一下子空白。沉默几分钟后,我说你既然选择了,自己不后悔就行,不用惦记我。” “女友”张春宇斩钉截铁的这一句话,让孙建国下定了决心。“我那时候很单纯,没想那么多,后来回头一想,她那日子是怎么过来的。”直到从海地回来,孙建国才听说,他走的那天,张春宇骑着车,一路哭进工厂。他在海地的八个月,张春宇每天下班也不回宿舍,就趴在办公桌上哭。

“有时我觉得她比我更男人!”孙建国说,“如果换作我或其他女人,可能都不愿意放自己的男人去。”

海地回来后,俩人便登记结婚。但孙建国依然忙碌。 “儿子今年6岁,我几乎没有接送过他上学放学。”孙建国说,儿子很小的时候,几乎每20天发一次烧,都是妻子带去医院。

“儿子4岁,个头快长到老婆的肩膀,有几次在医院,她实在抱不动了,只能蹲着抱孩子,慢慢挪动脚步。”孙建国比划着说。

在同事的眼里,孙建国的世界只有两个点:工作、家,几乎没有应酬。他就是想挤出时间陪妻儿,但每次筹划好的假期,总被突发事件打乱。

2009年国庆,他原本答应陪妻儿出去玩,但早晨6时,他接到电话:一名赌徒因赌资纠纷砍伤事主并劫持人质。他跟妻子解释了几句,便赶往现场。

“给他什么奖项都不如放他几天假,家里还有很多重活要让他干呢!”谈及屡屡立功的丈夫,张春宇笑着说。

感恩与知足

在孙建国父母患病期间,叁水公安分局的同事主动为孙建国捐款。

同事许炎斌回忆说,“他回来后,没有专门跟大家提捐款的事,在一次周五的例会上说到了这个事情,这是第一次,那么大大咧咧的男人,第一次在我们面前哭了。”

“不是每个单位都能这么为员工着想的!”孙建国说,人要懂得感恩。

同事们发现,经历接二连叁的家庭变故后,孙建国变得更成熟了。有一次,前特警队员冯恕伟家里有事,训练时有些走神。训练结束后,孙哥便找到了他,询问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事了,冯恕伟说:“我当时真的是又惊讶,又感动。”

队员杨赞一岁多的儿子半夜发烧,正在值班的杨赞焦急万分。孙建国知道后,让杨赞回家,自己来顶班。张春宇说,和所有特警一样,孙建国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。一年365天,有355天丈夫都在上班。

“他总是强调不能忘本,这个‘本’从家开始、从自己的心开始。”队员许炎斌说,只要哪个队员因为家里事情请假,孙队一定批准;有时候队员们不请假,孙队知道后,也会将他们“赶回家”。除了尽可能帮顶班让兄弟们回家,他还组织生日会,召集队员的家属一起庆祝,为他们制造相聚的时光。

在孙建国看来,每天上班、下班、回家、偶尔买菜,“我很知足,就像离家时父母叮嘱的:有份工打,有出息,有作为。”他总跟队员说,顾小家的同时也要顾“大家”,“至少你们要对得起国家给你发的这份工资。” 孙建国还常提起在海地期间拍的一张照片:“一个当地小孩,光着小脚、秃着头、衣服破烂,张着嘴,用手势示意向我要吃的。当时我把午餐的压缩饼干全给了他,然后我和他合了张影。我当时想,将来我有了自己的孩子,长大以后要给他看看这张照片。国家一旦动荡,那是非常可怕的。”

“那个时候感觉最深切的就是,没有国,哪来的家。”孙建国感慨道。(记者罗松龄、张少鹏、李锋、李护彬 通讯员曾越杯)

(责任编辑:黄洁)

佛山市文明网-尾部